<em id="1pjph"></em>

    <form id="1pjph"><big id="1pjph"><meter id="1pjph"></meter></big></form>
      <span id="1pjph"><track id="1pjph"></track></span>
    <span id="1pjph"></span>

    <track id="1pjph"></track>

    <video id="1pjph"><listing id="1pjph"></listing></video>

        <ol id="1pjph"><ruby id="1pjph"></ruby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陵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             立即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    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扫码登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验证码登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: 3869|回復: 0
            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[江陵點滴] 熊中記憶:讀書時代的舌尖美味

            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          1. TA的每日心情
                    開心
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10-13 16:10
                  2. 簽到天數: 405 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[LV.9]大名鼎鼎

                    1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2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帖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6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社區幣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編

                    Rank: 8Rank: 8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分
                    229866
        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        樓主
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9-2-22 10:14:50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初中生活是在鎮上中學度過的,學校離家有15里左右的腳程,因此在校住宿,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取些生活必需品和換洗的衣服。一般都是周六下午放學后回家,周日下午晚自習前回學校,一路上要背著十幾斤大米和一兩個玻璃罐頭瓶裝著的菜(有泡菜或炸小魚、豆腐干之類易于保存的菜),走走歇歇,15里的路要走近兩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生活簡單清苦,背來的大米(加一點加工費)交給學校食堂換作打飯的飯票。吃飯時,從食堂打來熱騰騰的白米飯,就著泡菜類的醬蘿卜、醬洋姜或者干菜類的炸小魚、豆腐干等,一頓飯吃的也是滋滋有味、狼吞虎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陰歷臘月以后,家里有殺了年豬的,往往都會帶來罐頭瓶裝著的已經練制凍凝好的豬油,來一勺豬油拌著熱米飯,濃濃的肉香裹夾著米飯的清香就會馬上飄滿整個寢室。當時,一個班的男生(有三四十人)都住在一間寢室里,上下鋪,條件極簡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,從家里帶了一罐頭瓶的炸小鯽魚,預備做一個星期的下飯菜,我把瓶子藏在床頭的被褥下,還用衣服和被子蓋著?烧l知剛吃了一頓,下晚自習回來就發覺已少了大半瓶,我極生氣,挨個問寢室的同學,他們都不承認只一個勁地偷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就說,那把你們的手伸出來讓我聞一聞,這一下子就找出來好幾個“偷”吃的同學。隨后的幾天,他們幾個都主動的勻出一些自帶的菜給我,免了我幾天只能吃干米飯的窘境。真的是,恰同學少年,打打鬧鬧,卻又情誼深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班里有一個同學是家里單傳的獨子,他爺爺極疼愛,經常三天兩頭就送些好吃的菜來,他吃不完,總會邀我們幾個要好的小伙伴一起吃。印象最深的是他家做的煎豆腐,大塊的豆腐切成長方形的薄片,用香油煎至兩面微金黃,配以紅剁椒、韭菜或青蒜苗,再加五花臘肉片一起烹炒,吃起來真是滿口留香啊。多年未見這位同學了,甚為想念,不知他和他的家人可都還安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里有一口水井,師生們的生活用水都取自這口水井。南方的水井不是北方的那種轆轤井,是在井邊架幾根大木柱子的那種。井口上沿的木架上緊固一根活動的橫木,橫木的一頭固有重物,另一頭栓著鐵鏈子,鐵鏈子垂下的一頭栓個鐵水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打水時,往下拉住鐵鏈子將水桶放倒在井水上面,左右搖晃鐵鏈子使水桶側翻裝好水,先松開拉住的鐵鏈子再順勢往上提水桶,不費多大的勁,一桶水就打上來了(這應該是杠桿原理的作用吧)。井水是甘甜的,喝起來沁人心脾(那年月,我們大都是直接喝井水的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怕冬天打水,有時井沿周邊會結冰,鐵鏈子也是刺骨的冰冷,一不小心就要人仰馬翻地摔上一跤。再不走運,飯盆滑落到井里就有麻煩了,下一頓吃飯時還要等那位同學先吃完了才能借著飯盒去打飯呢。生活雖清苦,但師生們在知識的殿堂里你教我學,也是不亦說乎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初三時,有一天正上課,突然肚子疼得厲害,遂向老師舉手請假上廁所。許是蹲久了,站起來差點跌倒,肚子還是疼,正搖搖晃晃往外走,就被剛進廁所的一位李老師看見了。他看我面色蒼白還直冒虛汗,就說:“小同學,你生病了吧?你哪個班的住哪個宿舍?我扶你回去休息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實在有點走不動,就同意李老師把我架到了寢室,又請李老師到班上幫我請了假。晚飯時分,還是沒勁,正躊躇是下床打飯還是請同學代勞,就看見班主任陳文學老師和食堂的一個阿姨(好像是管教學的范老師的愛人)端著熱氣騰騰的面條走進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老師說:“你先別下床,快把這碗面趁熱吃了,食堂還特意在面里加了兩個荷包蛋呢。吃了面,如果還不舒服,我再帶你去看醫生!苯舆^熱面條,我感動得熱淚奔涌。還真是神奇,這碗熱面條吃完后,出了一身大汗,就感覺渾身上下舒暢多了,又睡了一覺,到晚自習后陳老師再來看我時,已然全身無事了。多年來,這碗加荷包蛋的熱面條經常在我腦海里浮現,每當此時,我的心都是暖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坐我座位前面的曾有一位家住鎮里街上的同學,早自習時,他經常吃一兩塊從街上買來的炸糍粑,噴香噴香的,饞得我老咽口水。有一次,我實在忍不住了,就對他說:“看你總吃炸糍粑,好吃嗎?”他回過頭來看著我,眨了眨眼睛說:“真的好吃呢。你想吃?我明天給你帶兩塊來!蔽颐φf:“嗐!饞死我了!早就想吃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他真的就給我帶了兩塊來,我吃得那叫一個香!這炸糍粑是地方名小吃,長方形(也有三角形)的糯米塊,在油鍋里炸至兩面金黃,吃起來香脆軟糯。懵懂少年,至臻情誼,小小的炸糍粑承載了我們多少的回憶與思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鎮上的老街走到學校要穿過一條曲折的小巷,小巷的盡頭有一條寬寬的石子路直通學校的大門,石子路的兩旁是兩個大魚塘,在老街與小巷的拐角處有一家小吃鋪。這家小吃鋪做的鍋牙子(鍋塊)極好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在早自習后的早飯時間會從學校跑出來,經過石子路再穿過小巷來到小吃鋪買上一個解解饞。小小少年,站在烤爐邊,爐膛里旺旺的炭火映紅了他的臉,眼巴巴等著,還要急切切地問幾遍:“好了嗎?好了嗎?”等老板用長火鉗從爐膛內壁夾出一個來,伸手就接,“哎喲”一聲,燙的不行,趕緊用衣服兜起來就往學校跑,一路跑一路咬,不等到教室,一個脆香的鍋牙子就下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鍋牙子也是地方名小吃,上過舌尖上的中國。像我這樣離鄉日久的人,每每回到故鄉,都會去找尋那些記憶深處的老家的老味道的。世事滄桑,時代變遷,不知石子路、小巷、老街還在不在?做鍋牙子的這家小吃鋪可能也早已不在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也有小商販提著籃子在學校門口賣小零食的(有一陣在學校里也買過),如瓜子、冰棍、五香茶葉蛋、五香豆腐干、水果之類的。課間休息時,愛吃零嘴的同學會三三兩兩的買些一起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對其中的五香豆腐干最感興趣,隔一段時間就會買幾塊解饞(好像可以用菜票飯票換的),以至于后來到杭州出差得空游覽西湖時,發現西湖邊上有很多家賣五香豆腐干的小攤,我是見一家吃一串(幾塊用牙簽串在一起的),很有些學校門口的老味道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嚼著零食,一群人你挨我擠地在學校中間大道邊上的報刊欄看看報,了解一些實事要聞、體育賽事什么的。這一看就看出事來了,有一次政治考試,教政治的李東升老師出了一道時事政治填空題“這一屆的聯合國秘書長是_(哪個國家的)_(人名)”(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是秘魯的佩雷斯·德奎利亞爾),兩個班近百名同學好像是無一人答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考后講評時,李老師很生氣,批評我們說:“看你們很多人天天都在報刊欄那看報,本來想白送你們幾分的,可竟然沒有一個人答對,難道你們天天看報只看了‘人民日報’‘光明日報’幾個大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老師只比我們年長幾歲,對教學極嚴肅認真且很負責任,訓起人來是劈頭蓋臉、毫不留情的,但私下里課余時間,李老師又很能和我們這些半大小子打成一片,無論是學習上還是生活上,他都非常關心照顧我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這一屆的學生初中畢業以后,上高中、上大學、甚或是工作了,大都和李老師還一直保持著密切的聯系。這樣的師生情,其實也不斷地加深著我們對教育我們成長的母校的深深的思念之情、致敬之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遠方的家,遠方的母校,記憶中的點點滴滴都是游子濃濃的鄉愁!割舍不斷,思念無盡!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鄉大河水來:深深地流入我的心田,流進我的血液!
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陳華祥
  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熊中記憶
                    江陵縣職教中心 侯著權校長 薦稿

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    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      av不卡无码中文字幕_亚州一级AV免费观看_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_欧美变态禽交视频